<form id="znvfx"><form id="znvfx"><nobr id="znvfx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<form id="znvfx"></form>

            <form id="znvfx"><nobr id="znvfx"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  西山太美味,我要去看看

            2019-06-03 13:41

              在故鄉的春天,

              幾乎天天吃莼菜。

              莼菜本身沒有味道,

              味道全在于好的湯。

              但這樣嫩綠的顏色與豐富的詩意,

              無味之味真足令人心醉。

              在每條街旁的小河里,

              石埠頭總歇著一兩條沒篷船,

              滿艙盛著莼菜,是從太湖里撈來的。

              當然能得日餐一碗了。

              向來不戀故鄉的我,

              想到這里,

              覺得故鄉可愛極了。

              —葉圣陶《藕與莼菜》

              莼菜

              這是葉圣陶老人筆下的故鄉,

              和故鄉的莼菜。

              眼下,正是莼菜上市的時候,

              身在異鄉的游子,

              是否也和老人一樣,

              開始想念故鄉?

              壹

              西山的五月,

              餐桌上總少不了莼菜,

              買上二兩,到家架鍋燒水,

              放兩片姜,滴幾滴油,

              水開后扔一小撮肉絲煮熟,

              下莼菜,不過一兩分鐘就可以關火。

              只需加鹽,其他佐料一概不要。

              這道菜簡簡單單,清新淡美。

              想講究點的,就把肉絲換成銀魚。

              將銀魚拌黃酒略腌制,一樣是添水燒開,

              下銀魚、莼菜,再將蛋清攪碎,

              淋入鍋里成細長的蛋花,勾芡,

              灑上香菜碎和香油,起鍋裝碗。

              煮莼菜羹的要訣是鍋不能蓋起來,敞著煮,才能保持菜色的青碧翠綠。

              一只淺口湯碗端上桌,勾芡過的湯汁晃晃釅釅,

              銀魚米白,蛋花純白,

              香菜青翠,莼菜青黛,

              一點芝麻油的香氣像只調皮的手,

              拽著你的眼睛止不住地覷——哎呀顧不得了,先嘗為敬吧!

              貳

              吃莼菜不忘采莼人,

              莼菜的美味,

              除了來自大自然的饋贈,

              也凝聚著家鄉采莼人的辛勞汗水。

              莼菜的生長對氣溫很有要求,

              不能太冷也不能太熱,

              只活在攝氏15度到30度之間,

              過了界就停止生長。

              其對水質有要求,

              稍有一點污染不潔,

              就大片大片死去。

              也算是植物界的處女座——難搞,

              挑剔又傲嬌。

              可誰叫人家偏偏天生麗質

              吃過的人都知道,

              莼菜連葉帶梗,

              都附庸了一團凝凍式的果膠。

              這也是莼菜,最有資格擺架子的原因。

              莼菜自古就被視為珍貴蔬菜,

              鮮嫩滑膩,用來調羹作湯,清香濃郁,

              和姜醋作羹食,大清胃火,

              消酒積,清熱解毒,殺菌消炎,

              防治貧血、肝炎,增強機體免疫功能。

              明朝萬歷年間,

              莼菜已被列為“貢品”,

              為了保持莼菜的鮮嫩,

              地方官吏們用飛騎傳送到京城,

              以滿足宮廷的消費要求。

              更有千年前辭官,只為這一口新鮮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叁

              張翰,字季鷹。一個西晉文學家,吳郡吳江(今江蘇蘇州)人。

              提到兩晉士人,才氣橫溢、

              放浪形骸,大概是他們身上的標簽。

              竹林七賢三張二陸兩潘一左,

              基本都是鄙視禮俗的這一款,

              張翰自然也是。

              張翰

              他少有才名,寫得一手好文章,都說他有阮籍的風度,其實他行事上更像。張翰在洛陽時,經朋友推薦,當了大司馬東曹掾。東曹在魏晉時期,官階一品,掌握全國軍政,他當時的權力不是一般地大。一時間,張翰的經世之志爆棚。

              張翰在洛,因見秋風起,

              乃思吳中菰菜、莼羹、鱸魚膾,

              曰:“人生貴適意爾,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?”

              因為思鄉,懷念家鄉的美食,竟然辭官回鄉,

              這就是“莼鱸之思”的由來。
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  看到這里,

              思鄉的你,

              吃貨的你,

              是不是想立刻來西山太湖邊品嘗這難能可貴的美味了!

            責編:葉思敏

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
          1. 蘇州旅游勝地打卡的地方有哪些?
          2. 蘇州旅游勝地有哪些?2022蘇州旅游
          3. 去蘇州兩三天怎么玩?江南古鎮、特
          4. 蘇州游玩攻略,一到5月,蘇州就驚
          5. 2022“春天蘇州旅游季”啟動啦,不
          6. 蘇州非常受歡迎的古鎮,擁有豐富
          7. 蘇州站到留園怎么走?蘇州園林好不
          8. 蘇州那些園林值得前往?最值得去

          9. 上一篇:擇一事,終一生,遇見甪直手藝人!
            与岳后臀在厨房,久久久国产99久久国产一,美女无遮挡免费直播软件

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nvfx"><form id="znvfx"><nobr id="znvfx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nvfx"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znvfx"><nobr id="znvfx"></nobr></form>